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浙江房地产》
走进特色小镇

发布时间:2017-08-29 17:05阅读次数:172

吴海国

新生智囊团:把脉小镇

中关村不是村,云栖小镇不是镇。直到2014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杭州之江云栖小镇召开的前夜,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王坚才找到了向外界介绍什么是云栖小镇的定位,虽然一手主导了阿里云计算成为世界性的前沿技术,但王坚也没有想到,短短3年浙江小镇的发展和扩容会如此巨大。

几天前,王坚再次谈到浙江小镇。这天,浙江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成立,2017中国新型城镇化高峰论坛同时举行。 

2017年是浙江特色小镇发展的第3个年头。南山有鸟,三年不鸣。在全新起航的小镇之路上,浙江作为小镇肇始之地,正在寻求顶层设计上的智库建设。

随着城镇化建设步入快车道,如何克服和解决推进城镇化进程中遇到的种种问题,推动过去以GDP为中心的城镇化向以人为本的城镇化迈进,备受社会关注。近年来,浙江省培育和打造特色小镇的城镇化战略,为因地制宜发展城镇化建设提供了借鉴和样板。如今,新型城镇化在浙江又迎来了一个国家级的智囊团。

时代,赋予小镇以新的内涵和外延

小镇,最早指驻兵镇守的州郡中之较小者。《南齐书·柳世隆传》中提到:东下之师,久承声闻。郢州小镇,自守而已。后来,小镇又衍生为县以下人口较集中而有商业活动的居民点。

时代,赋予小镇以新的内涵和外延。

2014年,时任浙江省省长李强在参观云栖小镇时,首次公开提及特色小镇。彼时正值全国首个云计算产业生态小镇——云栖小镇举行首场阿里云开发者大会。参观完小镇的梦想大道,李强兴奋地感慨:让杭州多一个美丽的特色小镇,天上多飘几朵创新的彩云。

从2014年开始探索新型城镇化起,相对于此前的城,镇成了更为引人瞩目的一个热词。在探索和实践中,浙江凭借块状经济的优势,从政府到企业,从产业到配套,从网络到线下,坚持将小镇建设作为推动新型城镇化的有力抓手,并且一直走在前列,正成为全国学习的样板。

2015年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对特色小镇有过一段精炼的描述:

按照企业主体、资源整合、项目组合、产业融合原则,在全省建设一批聚焦七大产业、兼顾丝绸黄酒等历史经典产业、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旅游功能的特色小镇,以新理念、新机制、新载体推进产业集聚、产业创新和产业升级。

千年历史古镇,在传承沉甸甸的历史文化的同时,培育新产业、孕育新经济,通过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的有机结合演绎新的经济增长点;在城市和小镇的文明空间载体内,运用智慧的大脑,打造新的产城融合;在中国,在浙江,打造像瑞士达沃斯镇这样的世界经济高地、像美国格林尼治镇这样的全球对冲基金大本营。

这是一个梦想,也是浙江小镇建设的美好理想。

小镇的差异性特色

在浙江,在杭州,小镇的第一批引领者已经大步走来:互联网创业小镇、云计算产业小镇、基金小镇、旅游风情小镇……它们正以鲜明特色进入人们的视线。

这些特色小镇,既非行政区划概念,也非园区概念,而是一个具有明确产业定位和旅游功能定位的有机组合的概念。

通俗一点说,小镇的特色在于:在具备一定容量和特色的新兴产业的背后,依然弥漫着浓郁的历史文化气息。通过历史和现实的完美结合,直奔未来的新希望……

乌镇毋庸置疑算一个了。每年初冬,水乡乌镇都要开门迎客,迎来一波波代表着世界新经济未来的互联网大佬们在此纵横天下。

云栖小镇,这是杭州西湖区最重要的科技产业平台,地面环山、碧水中流,若从地理环境看,感觉颇像美国的硅谷。

还有一个是位于杭州余杭区的未来科技城梦想小镇。定位在互联网和天使投资两大领域,似乎想集聚最尖端的科技和资本共舞,畅想明天、后天,以及更远更远的未来……

正如国务院参事、住建部原副部长仇保兴在复杂适应理论(Complex Adaptive System CAS)下提出的:关于特色小镇,要明确三点,第一,特色小镇是发源于浙江的;第二,特色小镇是千城万样的;第三,特色小镇是一镇一品的。

小镇发展:从1.0版到4.0版

浙江的小镇建设,经历了一个发展过程。

1.0版:“小镇+一村一品”。即原来的农村小镇加一村一品。这种1.0版小镇是为周边农村、农民、农业服务的,是农业产前、产中、产后服务的基地。

2.0版:“小镇+企业集群”。2.0版特色小镇是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也就是小镇加家庭作坊、乡镇企业。这些家庭作坊和中小企业在小镇形成了独特产业。独特产业促进了小企业之间的广泛合作,形成了企业集群。也就是这种模式,推动了整个浙江经济的蓬勃发展。

3.0版:“小镇+旅游休闲”。3.0版特色小镇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有一批被工业化、城镇化所遗忘的边远小镇还保留着清朝时期的建筑,文化界、旅游界人士发现之后,把小镇做成了小镇加上旅游休闲。最著名的就是乌镇,这个地方以前经济很不发达,正因为不发达,这些旧建筑没有被城镇化的推土机所碾碎。3.0版小镇出现后,随之兴起了复古潮,开始对之前的小镇进行建筑形态方面的修复。

4.0版:“小镇+新经济体”。4.0版特色小镇则是一种新思维的开启,在加上新经济体的同时,纳入了建制镇。之后,特色小镇抛开了建制镇,进入了城市,扮演了一个城市修复、生态修缮、产业修整的角色,比较典型的就是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阿里巴巴在美国成功上市后,整个团队拥有200亿美元的资产,团队层以上骨干1000多人,其中700多人为创业者。为了留住创业人才,有关方面决定在阿里巴巴总部周边建几个小镇,并为创业者免费提供两年的创业空间,最后做成了云栖小镇。

产城融合,特色小镇的解码方向

在大力推进产城融合的背景下,作为城镇化进程中的重要参与者——企业公民,尤其是房地产开发商,又该扮演什么角色呢?

2016年8月,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了《走进梦想小镇》一书。该书分“美学的追求”“社群的邀约”“开放的容度”和“社区、社群与城市化”4章,作者通过讲故事的方式,讲述了他从2011年起担任万科杭州良渚文化村项目的商业配套负责人,亲身参与良渚文化村从远郊大盘到神奇小镇的蜕变过程。

良渚文化村是万科集团规模最大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历时14年,销售金额超过200亿元,是一个商业上足够成功的项目,吸引了大卫·奇布菲尔德、安藤忠雄、丹尼尔·李布斯金、保罗·安德鲁、原研哉等国际设计大师的垂青追捧,被王石称之为代表万科未来的作品。2017年,良渚文化村将迎来2.0升级版,万科为此做了大量铺垫,产城公司将在今后的业务版图中发挥巨大的能量。

万科致力于最初的小镇——良渚文化村的升级打造,究竟意味着什么?不能不说,在城镇化进程中一直扮演重要角色的开发商群体,具有相当的话语权:追求小镇、回归小镇,让人们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浙江小镇建设一直在路上,不断涌现出一个又一个的佼佼者:比如华夏幸福,这是一家持续以产业形式推动新城建设,增加新的经济增长点的专业开发商和运营商;又如蓝城,通过高品质产品、高品质服务的打造,成为了品牌和品质的代言人。而在宋卫平的指导下,小镇里的房子和生活,正在成为新的突破口;再如万达、银泰,或以文化点题,或以商业驱动,在不断实现区域配套零突破的同时,为城市提供了一大批商业服务、配套服务产品。

李强省长曾经这样描绘小镇的未来:在特色小镇工作和生活,会是最让人羡慕的一种生存状态,也会成为浙江新型城市化的一道新风景。 

立足于工作和生活,致力于产城融合,何尝不是小镇未来的解码方向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