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房地产市场
特色小镇的本质 在于创新和赋能

发布时间:2018-09-17 15:03阅读次数:551

特色小镇的本质 在于创新和赋能

图文/汤海孺

现在许多省份都在学浙江搞特色小镇。但是,许多所谓的特色小镇名不符实。这反映了目前对特色小镇的认识与理解,包括其定位、功能、产业、空间组织等,并不准确,有泛化倾向,这会有碍特色小镇的正确推进。

我认为,特色小镇的本质在于创新和赋能。如果一个特色小镇在产业、产品、技术或者在组织、空间等方面没有创新性,就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特色小镇。

浙江提出建设特色小镇,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而是浙江产业与空间转型升级的需要,是浙江在创新驱动、转型发展背景下的一次产业平台和空间组织创新。这种创新,既是工业化与城镇化两化互动、走向高级化的必然结果,也是产业与空间耦合匹配的自然结局。

2016年,经专家复核,会签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认定127个镇为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其中浙江省共有8个小镇入围,是全国入围数量最多的一个省:杭州市桐庐县分水镇、嘉兴市桐乡市濮院镇、湖州市德清县莫干山镇、金华市东阳市横店镇、丽水市莲都区大港头镇、丽水市龙泉市上镇。

我们从产业与空间的互动关系来看,浙江最早的产业平台是分散在千家万户的家庭作坊,成为产业集群的基础。虽然生产成本低,但把环境污染、交通拥堵等问题推给社会去解决,提高了社会成本。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产业平台进化为工业园区,通过集聚来发挥规模效应,促进产业集群的聚合。然而,工业园区只重产业不重服务配套,也影响了园区的进一步发展。为此,产业平台又进化为产业新城,强调产城融合,通过城市功能的完善来更好地服务于产业,支撑产业集群的发展。随着产能过剩,面临消费升级,产业平台再一次进化为特色小镇,更强调创新发展,构筑创新生态系统,引领产业集群的提升。

可见,特色小镇是产业集群的升级版,与产业集群既有联系,但又有很大不同,具有自身的鲜明特征。

1.承担的使命不同

产业集群主要关注产品的生产制造,成为制造基地。而特色小镇更关注产品的创新研发、新兴产业的发展,发挥引领产业升级转型的重要作用,成为创新基地。

2.所处的时代不同。

产业集群的发展处在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的上半场,要解决产品从无到有的问题,其发展逻辑的核心是争夺资本,即资本主导、区位诱导,人随着资本走。而特色小镇的提出是处在工业化和城镇化发展的下半场,要解决从有到优和特的问题,发展逻辑的核心转变为争夺人才,即人才主导、环境诱导,资本随着人才走。为此,特色小镇特别强调空间和产业组织,强化产、城、人、文四要素的叠加,以镇的要素及形态来构筑,以加强对人才的粘性。

3.关注的焦点不同。

产业集群关注的焦点是生产制造,围绕物的生产,更关注生产要素的集聚和生产流程、物流线路及生产协作的优化。而特色小镇的关注焦点转变为创新研发,围绕促进人的创造,更关注人才及创新要素的集聚。包括更关注人的感受,如风景感受、服务感受、交流感受等,希望在良好的体验氛围中促进创新。更关注产、学、研、官、居、服、闲等多要素的协同和功能组织的优化以激发创新。更关注创新链的构筑。

财经评论员叶檀则认为,浙江汇聚了中国目前最成功的特色小镇集群,而在这一众小镇中,乌镇是“特色小镇蛋糕上的红樱桃”。她认为这种由行政推动让渡到市场主宰的发展模式,可以成为国内城市创办特色小镇的一个绝佳仿效案例。“乌镇既是文化运作模式,也是资本运作模式的成功案例。小镇里的原住民与游客,都能在传统的外观中,享受到现代化的生活。”

目前,特色小镇根据特色资源与特色产业的不同,大致可以分成四类:一是独特资源依托型。依托独一无二、不可移动的自然、人文、生态环境资源,发展历史经典产业、新产业和文化旅游业,并使之升级、多元化拓展,如龙坞茶镇、绍兴黄酒小镇、建德航空小镇。二是创新资源依托型。依托高校、科研机构、龙头企业等创新资源或都市产业资源发展新兴产业,如云栖小镇、人工智能小镇、跨贸小镇、山南基金小镇。三是产业集群依托型。依托既有的产业集群,向研发创新方向提升,如泵业小镇、云制造小镇。四是生态人文资源依托型。依托良好的生态环境及人文资源,发展特色康养休闲等产业,如桐庐健康小镇、天台和合小镇。这些特色小镇具有以下特征:

点开浙江特色小镇官网上的“小镇地图”,你可以遍览那些产业不同且风格各异的特色小镇:杭州主打以智慧、云栖、云制造为主的移动互联网牌,温州集聚台商、时尚制造甚至森林氧吧等门类,舟山玩起了渔业和禅意的概念,绍兴主推最具特色的越城黄酒小镇。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杨柳勇曾把特色小镇分为两类,一类是传承历史的,以及浙江其他的丝绸、茶叶、旅游等特色产业(文化)小镇,比如绍兴的黄酒小镇;另一类是创新未来的,比如依托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产业而发展起来的杭州云栖小镇、乌镇互联网小镇等。

1.空间组织创新与赋能。

一是规模不求大,突出小而美。2008年后杭州先后提出了新城、综合体、特色小镇等空间组织模式来承载要素的集聚。其中,特色小镇是面向特色或高端要素、新兴产业的集聚,并不需要太大的空间。为此,将其规模控制在三平方公里范围、建设用地两平方公里内。特色小镇的半径约一公里,是步行的尺度,非常适合人与人面对面的交流。同时,控制规模也提高了创新要素集聚的密度,更利于激发创新的火花,使创新团队互相助益。而且,特色小镇比综合体要大,功能更多样,具有社区的功能与形态,使之能以完整的社区功能去支撑产业的发展,其“三生空间”也更容易融合、和谐共生。同时,这个尺度又比新城要小,更容易实施。

二是空间重复合,突出聚而合。特色小镇以打造活力、魅力空间为己任,通过增加功能多样性、强化合理布局、优化空间秩序、体现空间之“特”,来激发小镇活力、增添小镇魅力,提升空间价值,从而以特质空间诱导特质产业集聚,并以特色空间为创新赋能。

2.产业组织创新与赋能。

一是产业筑生态,突出特而强。特色小镇之“特”,就“特”在利用特色资源发展特色产业。为此,小镇需要针对特色资源构筑特色产业生态链。这包括:

完善供应链。即针对物的生产,完善包括原料供应、产品生产、运输、销售等环节的供应链体系。针对人的服务,完善包括服务的环境、设施、人员、产品等环节的供应链体系。

接延产业链。围绕特色资源,想方设法“一鱼多吃”,不仅要做二产、还要做三产,把产业链拉长。不仅要成为生产商、还要做服务商。例如,农业要“接二连三”,向六次农业方向发展。

提升价值链。不仅要拉长产业链,还要拉高价值链,提高附加值。从数量型发展转向质量型发展。

锻造创新链。打通一项科技成果从创意产生到商业化生产销售整个过程的要素整合、研发创造、商品化、社会效用化四个环节,使创新更顺利。

形成生态链。以小镇的形态为企业间相互导流、助益,以小镇的服务为企业增值、赋能。最终,企业与小镇之间形成闭环,构成一个生态链。

二是功能讲协同,突出创而优。要构造三个共同体:

“社区+”共同体互动发展。进入创新发展新时代后,人们希望在生活中创业、在休闲中创新,实现自我价值。他们更关注创业环境、服务配套和社区参与。为此,要围绕人才的集聚,实施“社区+文化+旅游+N”的多功能一体化发展,强化社区自治,推动小镇共绘、共建、共治、共享,让其有决策参与感、成果获得感。

“产业+”共同体联动发展。即围绕物的生产和人的服务,完善供应链、接延产业链、提升价值链,构筑生态链。

”创新+”共同体驱动发展。即围绕创新,强调跨界合作、协同创新、服务支撑,让灵感迸发,将创新转化为产品。构建创新团队+创业导师+风投+创业大赛+路演+会展+众创空间+孵化器+服务平台+政策支持等要素组成的创新共同体,实现“我负责阳光雨露,你负责茁壮成长”。通过资源共享+定制服务,为创新企业赋能。

总之,特色小镇与产业集群形成的时代、承担的使命和关注的焦点都各不相同。特色小镇更强调空间组织及产业组织的创新与赋能。为此,请勿望文生义,轻率地将一些所谓的 “小镇”,套上“特色小镇”之名,那是极不负责任的。换句不客气的话说,不以创新、赋能为目的的“特色小镇”,都是耍流氓!

(作者单位:杭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