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浙江房地产》
两座城,三条路

发布时间:2018-11-22 14:02阅读次数:177

两座城,三条路

图文/汤海孺

敦煌有多远 可以很远,可以很近

世界虽然辽阔,但决定世界命运的却是那些枢纽和节点城市以及互相联系的通路。就像人由枢纽(大脑)、通路(血液和神经信息流动)和节点(各关节)所组成一样,它们支配着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流动,决定着一个区域的兴衰与否。

再一次穿越河西走廊,加深了我对通路和节点的认识。中国所处的地理区位决定了与西方联系的通路,无论是走陆路还是走海路,都是一条艰辛之路。那些处在伟大通路上的节点城镇,命中注定要为人类做出伟大的贡献。

丝路:河西花雨

丝绸之路就是这样一条既艰辛又伟大的通路。

它以长安为起点,以君士坦丁堡为终点,将中华与罗马连接起来,使东方的丝绸、瓷器与西方的宝石、香料得以互通有无,各得所需。丝路打通了中西方联系,推动了贸易从区域化走向全球化。

贸易催生商旅,商旅需要驿站。旅艰依赖信仰,信仰催生文化。商旅的物质与文化需求,是敦煌得以繁荣的背后逻辑。

敦煌处在河西走廊的西端,把守着通往西域的关口。这一片从祁连山到黑山的狭长地带,水草丰美,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争夺生存空间的战略要地。谁掌握了河西走廊,谁就扼住了对方的命脉。幸亏雄才大略的汉武帝,赶走了匈奴,并设河西四郡(敦煌、酒泉、张掖、武威)镇守之,才有了敦煌的繁荣。

敦煌就处在这样一个战略要地的伟大通路上。它是古时的口岸,东西交流的重要节点。来自四面八方的无数支驼队在这个沙漠小绿州驻足、休息、补给,并在此祈求商路平安,或还愿、感恩、致谢。

历经千年的经营,敦煌成为一个物品补给要地与精神文化圣地。鸣沙山与月牙泉成为圣地的形象地标,而山崖上的莫高窟则成为圣地的核心。

窟中那些画像描绘了宗教扬善除恶的教义与人们幻想升天的极乐世界,给人以行为劝戒、苦行慰藉和来生希望。画中人物光彩夺目,气韵生动,栩栩如生,为绝世精品。是坚定的信仰与坚韧的工匠精神,让人类在此沙漠边缘,创造了这个绚丽多彩的艺术大千世界。

不幸的是,这种洲际贸易与中西文化交流不断被战争所打断。而随着葡萄牙、西班牙、荷兰相继崛起,大航海时代来临,经济重心从陆权时代转向海权时代,也使陆上丝路被海上丝路所取代。

通路的改变使敦煌由喧闹变为沉寂,直到莫高窟的发现,我们才得以了解昔日的辉煌。

水路:江南烟雨

陆上丝路的兴衰让人联想起另一条伟大的水路,即由隋炀帝开凿的中国大运河。

它以糟运为核心,由政府保障运营,通过南来北往的船只,将江南富庶之地与中原京畿之地连接在一起,为都城带来粮棉、丝绸等衣食用品,促进了南北经济社会交往、国家统一,推动了文化繁荣。

与河西走廊军事设镇不同,运河沿岸因经济和贸易兴起了扬州、苏州、杭州等一大批繁华的名城名镇,被称为诗画江南、人间天堂,被天下人心向往之。

如果说,河西走廊是国家的军事咽喉,那么,江南是国家的经济命脉,杭州则是这个命脉中的重要节点,且在南宋时期成为枢纽及核心。

杭州与敦煌,虽然远隔千里,但作为丝绸之府的杭州与作为丝路驿站的敦煌,因丝路而产生了奇妙的关联。

杭州因水而生,因湖而名,因河而兴,因都而荣,因江而盛。山水之秀孕育人居,江河之利催生经济,经济发达带来文化繁荣,文化盛世造就人间天堂。这是杭州发展的内在逻辑。

与敦煌不同的是,杭州既是交通门户,也是经济中心。这种“中心+门户”的叠加效应,使杭州历经千年沧桑变化而经久不衰。

南宋是杭州古代的鼎盛时期。在那个时代,最优秀的人才都汇聚杭州,经济繁荣,社会富足,于是讲究精致生活和品质生活,创造了人居生活的致美范式。

如果说敦煌是用艺术慰籍和安宁众人心灵,将“神灵文化”推向顶峰;那么,杭州则由神转向人,创造精致生活,将敦煌的虚幻变为杭州的现实,将“精英文化”推向顶峰。

西湖山水就是杭州的“鸣沙山”、“月牙泉”,而西湖山水园林、飞来峰、西泠印社则是杭州的“莫高窟”。它成为中国文人士大夫的精神家园,诗意栖居的东方典范。

网路:风起云雨

现代航空、高速公路、高铁的出现改变了古代依赖水路及低速陆路的局面。交通通路呈现多层次、多速度、多元化、体系化的特征。而互联网这个信息高速公路的横空出世,标志着一种新通路的诞生,人类正升维至万物互联互通的新时代。

这个新时代的“电商/跨境电商+快递”的新商业模式正深刻地改变着世界商业贸易格局。

基于互联网的平台型企业成为资源配置的中枢,提供链接供需的平台;基于平台开展交易、社群活动的企业成为新通路上的节点;基于日益连通的全球交通网络和日益智能化的物流,我们可以实现全球三日达的宏伟目标。由此,互联网为中国实施 “一带一路”战略“走出去”插上了隐形的翅膀。

杭州作为浙江众多中小企业的民营经济之都,发展互联网经济兼具天时(正值风口)地利(小企业庞大需求)人和(阿里崛起与政府宽容)条件。互联网链接、共享、赋能的特点产生了新的商业模式,并诞生了与以往“精英文化”不同的“大众文化”。

这种“大众文化”与杭州实行的“免费西湖”“免费图书馆”“车让行人”等举措的内在实质一脉相承,即以人为本、普惠民众,以免费换流量、堤内损失堤外补,以免费公共服务为民众赋能,以车让行人为城市增添温度,顺应了“追求美好生活”的新要求。正因为如此,杭州才当之无愧地成为“网上丝路”的大本营。

从丝路、水路到网路,其背后隐含了一个规律,即通路升维、文化降层。如果说商旅文化创造了顶礼膜拜的神性莫高窟,人居文化创造了精英的灵性西湖,那么,我们也有理由期待互联网文化的发展将创造亲民的人性杭州,将“大众文化”推向顶峰。

(作者系杭州市政府参事、杭州市城乡规划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教授级高工)